当前位置:首页 > 游戏资讯 > 正文

只狼铁炮要塞怎么去(只狼怎样去铁炮要塞)

【正片开始】

狼苏醒之后失去了平田宅邸的相关记忆,(因为他确实已经死了。龙胤之力并没有关机录像功能),也不知道自己获得了龙胤契约。他只记得九郎是自己的主人,但是九郎现在人在哪里,是否还活着则—无所知。因此狼失去了人生动力,浑浑噩噩在枯井中虚度时日。

直到有一天,永真奉苇名一心之命来到枯井,告诉狼他的主人还活着,就在不远的观月楼。

于是狼起身去寻找九郎,游戏正式开始。

只狼铁炮要塞怎么去(只狼怎样去铁炮要塞)  第1张

官方指定“龙之还乡”是游戏真正的结局。我们就按照龙之还乡的流程讲述剧情。

九郎经过思考,决定效仿丈大人的做法,实施断绝不死计划,牺牲自己来断绝龙胤。

狼表面答应了他,暗中却准备实施龙之还乡计划,这样可以保住九郎和自己的生命。

于是众人开始收集资料。在永真的帮助下,狼得知关键的道具有两样:

不死斩--这两把工具刀是进行所有操作的前提。红不死斩就在仙峰寺。黑不死斩在巴手里,她死后下落不明。

龙泪--龙泪是樱龙眼泪的结晶,是进行“龙胤”相关操作的必需品。樱龙本体处在一个特殊的位面--仙乡。仙乡位于源之宫,而去源之宫则需要开门道具——“源之香”。

只狼铁炮要塞怎么去(只狼怎样去铁炮要塞)  第2张

源之香又由三部分构成:

结宿之石,馨香水莲,常樱香木。

这三个道具分别对应了三条剧情支线和三张地图,它们分别是:

·结宿之石-->水生村、馨香水莲-->坠落之谷、常樱香木-->内府入侵后的苇名城。

得知了这些信息之后,狼先动身前往仙峰寺,寻找红色不死斩“拜泪”。

只狼铁炮要塞怎么去(只狼怎样去铁炮要塞)  第3张

最后,狼见到了狮子猿,成功将其打败,拿到了誓香水莲。坠落之谷篇结束。

水生村-结宿之石篇

水生村是另—个不死之力肆虐的地方。

水生村位于源之宫的下游。这里的人们由于常年饮用来自源之宫的湖水,导致体内会生出一种特殊的石头:结宿之石。

结宿之石是制作“源之香”的必备材料之一。另外,水生村还拥有花轿---这是护国之战后,唯一一个能够从下界通往源之宫的入口。所以淤加美人要控制水生村,以确保源之宫与下界通道的安全。

他们指派了一个族人来到水生村。以“雾隐贵人”之名断绝了水生村与外界的交流。

雾隐贵人先猎杀了村里正直的僧人,将他们的尸体吊在树上,作为媒介施展法术,用浓雾将整个水生村封闭起来(然而还是有一个孤影众混进来了。不愧是忍者)。然后物色了一个神官,向村民们宣扬京城水的好处,蒙骗淳朴的村民们喝下京城水,让他们变成了行尸走肉,顺从于淤加美人的命令。最后,他在花轿前召唤了破戒僧的幻影,来确保通道的安全。

这样,整个水生村就变成了淤加美人的附庸。

狼到了水生村之后,斩杀了雾隐贵人,在水生村深处找到了结宿之石和通往源之宫的轿子。

根据幸存小怪描述:这个卑鄙的外乡人没有尝试去拯救水生村的村民。但是他后来又回来了一次,斩杀了神官,拿走了他的财宝。

水生村篇完。

内府入侵--义父篇

狼拿到磬香水莲和结宿之石后,回到了苇名城。这时,内府的军队已经攻进来了。

苇名城到处都是装备精良的赤备。房顶上,孤影众取代了寄鹰众,占据了通向天守阁的空中要道。

狼只能走水路返回内城。在天守阁上,他看到了义父正在与九郎交涉。

赤备的这次大举进攻,带路者正是义父。他指引内府军队攻陷了苇名城,将九郎困在城中。

义父向九郎摊牌,直言想要获得不死之力。九郎当然予以拒绝,转身返回居室。

狼见到“复活”的义父,立刻明白了义父就是三年前在平田宅邸背刺他的人。义父要求狼放弃对九郎的效忠,站在自己这一方。

狼拒绝了,说自己与九郎有契约在身,这个束缚比忍者的戒律更加重要。

义父假装赞许。等狼转身离开后,想要故技重施再次背刺狼。

但这一次,狼出刀挡下了。

只狼铁炮要塞怎么去(只狼怎样去铁炮要塞)  第4张

义父知道狼已经了解了真相,便不再多言。父慈子孝的戏码...咳该咳...再次在天守阁上演。

让义父当场去世后,狼已经不再是那个任他人摆布的忍者。他决定按照自己的意志生存,拯救九郎,断绝龙胤。

检查义父的尸体,狼发现他就是盗走常樱香木的窃贼。至此,狼已经收集全了所有制作源之香的道具:髻香水莲,结宿之石,常樱香木。

但是他想要达成龙之还乡计划,还不能在此时就制作源之香。

接下来,狼用了一些小手段,在永真,九郎和猿等人处得到了一些信息。

狼再次返回仙峰寺。这时变若之子已经想通了自己的使命。她决定帮助狼,一起送走龙胤,达成龙之还乡。

根据仙峰上人的笔记,狼知道了龙泪要被冻住才能剥离龙胤。冻住的道具产自变若之子,这就是所谓的“冰泪”。冰泪的制作需要献祭白蛇大人。这对于狼来说,并不是什么大问题。

现在,狼收集全了所有道具,就只差龙泪了。

下一步是前往源之宫找到樱龙,用红色不死斩取得龙泪。

只狼铁炮要塞怎么去(只狼怎样去铁炮要塞)  第5张

源之宫篇

到达源之宫后,狼见到了樱龙本体。这是一个半龙半植物的生命体,左臂已经缺失,也不能驾驭雷的力量(相反它还很弱雷)。

经过一番“高端操作”后,狼打败了樱龙,用红色不死斩取得了龙泪。

ps:关于樱龙的真相,狼学家们已经有很多讨论了。个人比较倾向于樱龙并不是一个实体生物,而是以一个类似灵体的存在。它随着观察者的变化而变化。

比如,狼见到的樱龙就和他本人一样,都是左臂缺失。显然这只是一种幻象,是观察者自身的镜像。

只狼铁炮要塞怎么去(只狼怎样去铁炮要塞)  第6张

至于樱龙的本体,可能就是龙胤。它不断地辗转在凡人的躯体内,靠吸取周围的生命力过活。它留在现世的躯壳,就是源之宫里那棵巨大的樱花树。这解释了为何狼发动忍杀回血时(即发动龙胤吸取生命力),形成的光芒是樱花的颜色。

最重要的,龙之还乡计划之所以能够实现,只能是建立在“龙胤即是樱龙”的基础上。否则仅带走龙胤,把樱龙继续留在苇名,为何就能根除不死之力呢?

如果这个推论是正确的,那么仙峰上人可能才是全游戏最聪明的那一个。他早早就看透了樱龙的本质,知道任何不死斩都无法伤害以灵体存在的樱龙。只有将龙胤封印住,让它不能随便跳转到下—个龙胤持有者身上,再带离苇名国,才是解决问题的唯—途径。

结局篇

狼从源之宫返回后,发现苇名一心已病死,苇名城被内府攻陷。

永真告诉狼,九郎已从地道逃生,现在人在芦苇荡。

追到芦苇荡之后,狼遇到了拿着黑色不死斩的弦—良郎。

黑色不死斩的能力是“开门”,只要献祭不死者,便能从黄泉拉回已死之人。弦一郎认为既然九郎不肯赐予他龙胤之力,那就干脆献祭掉他,召唤出全盛时期的剑圣,一样也能守卫苇名。

狼赶到时,九郎已经被弦─郎重伤,生命垂危。

铛铛铛铛之后,狼再次打败了弦—良郎。

只狼铁炮要塞怎么去(只狼怎样去铁炮要塞)  第7张

弦一郎感叹自己能力有限,实在打不过狼,便自刎献祭了自己,召唤出了全盛时期的苇名一心。

苇名一心被孙子的执念感动,决定杀死狼和所有的内府士兵,替弦一郎完成守护苇名的愿望。

狼经过苦战,终于成功砍伤了—心。

——心虽然是不死之身,但他明白自己已经败了。

他没有再多废话,大大方方地承认败北,让狼用不死斩帮忙介错,就此离开了人世。

只狼铁炮要塞怎么去(只狼怎样去铁炮要塞)  第8张

至此,狼终于用一己之力,彻底为苇名众的历史划上了句号。

他带回九郎,喂他服下冰泪和龙泪,将他封印在了变若之子体内。

九郎并没有死,龙胤也没有死,它们都以一种奇特的方式,继续共生共存着。

狼成为了变若之子的护卫。这一次,主仆关系不再依赖忍者的戒律来维持。

夕阳中,狼与变若之子—起踏上了前往西方的旅途。

两人身后,是能食影燃烧的苇名城。

『全剧终』

只狼铁炮要塞怎么去(只狼怎样去铁炮要塞)  第9张

【剧情BUG汇总】

1.为什么同样是龙胤之子,丈会罹患龙咳,而九郎却不会?

强行解释的话,可能是狼武功高强,已达到了知乎人均水平,从头到尾一命通关,从没触发过龙咳。而巴是个菜鸡,打个精英怪都死好几回,二十年间就把苇名城咳死了一半人。最后自己实在过意不去了,就羞愤自刎了。苇名民众恨她太菜,于是把她掘坟盗尸,挫骨扬灰了。所以她的尸体至今仍找不到....

2.源之宫的建筑风格是奈良时代°的,源之宫居民的衣着是平安时代的,而仙乡入口处的巫女的着装却是古坟时代°的。那么樱龙到底是哪个时代在苇名扎根的呢?

樱龙扎根的年代关系到一个细节问题:众所周知,樱龙的武器“七支刀”原型是百济国送给日本天皇的礼物。而百济灭亡于公元660年,当时的日本正是古坟时代。换句话说,如果樱龙来自于古坟时代,那么所谓的“西方”指的就不是中国,而是朝鲜。(我个人是有点失望的。本来还希望二代能看到多尔衮大战米娘,九郎肉搏孝庄的戏码呢。现在估计只能看到只狼杀棒子了)

3.狼是龙胤契约者,然而弦一郎却可以使用普通太刀砍掉他一只手,这又是什么科学道理呢?

在官方漫画中,只狼的“灰心哥”曾被剑圣一心大卸八块,后来却恢复如初。这暗示“不死者"是能免疫断肢伤害的。既然如此,佛雕师为什么还要给狼安装忍义手呢?

4.巴拿到的是黑色不死斩,是无论如何也挖不到龙泪的。那么巴当年是怎么做到“回复常人”的呢?

5.黑色不死斩这个设定的意义在哪?只是为了给全盛一心安排个出场理由吗?

6.蝴蝶夫人的立场是什么?

只狼铁炮要塞怎么去(只狼怎样去铁炮要塞)  第10张

老贼每代作品都会把一些重要剧情留白,在《只狼》里,最明显的就是蝴蝶夫人的人设。

本来,蝴蝶夫人用幻术控制九郎,打伤平田家武士,看起来“平田宅邸事件”就是她和义父的一场黑吃黑,没得洗。但是很多细节却暗示了,蝴蝶夫人的立场可能并不像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。

首先,蝴蝶夫人与九郎关系极好。九郎在遇到危险时,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父母和蝶大人。九郎的父母已经被山贼杀死(蚰蛇重藏腰间挂着两个首级袋),最后是蝴蝶夫人带着他躲到佛堂,逃过了山贼的追杀。

其次,蝴蝶夫人看到进入佛堂的狼,并没有沟通就直接开战。以常理推测,来者是自己的徒弟,同时还是九郎的护卫,怎么也要先询问—下,然后再做决断吧?

个人觉得,只有“蝴蝶夫人是白的”才能解释她的行为。

判断的关键点就在于“樱露”。

一直以来,玩家都以为樱露°和龙胤是有密切关系的。九郎更是明确指出,蝴蝶夫人手中的樱露就是当年丈与巴留下来的契约凭证。这也成了蝴蝶夫人想要攫取不死之力的铁证。

但是,隐藏的剧情表明,樱露不仅龙胤持有者可以使用,变若之子也可以使用。所以它并不是缔结龙胤契约的道具,大概率只是个加强版的变若水而已。

这样一来,蝴蝶夫人就与不死之力划清界限了。她的立场也就很好解释了。

整个过程脑补如下:

一开始,蝴蝶和枭带着寄鹰众来到平田宅邸,本以为是普通的清剿任务,结果却看到护卫力量一败涂地,山贼纵火屠城。老辣的蝴蝶立刻意识到内部出了问题:这绝不是一次简单的山贼入侵事件。

通过观察游荡在现场的孤影众,蝴蝶夫人确定了队伍中确实存在内鬼。为了保险起见,她对平田宅邸的武士发动了幻术,以杜绝身边可能出现的叛徒(蝴蝶杀平田家的战五渣用针就足够了,用幻术恰恰说明了蝴蝶吃不准谁是叛徒,留手了。伊之介9因此幸存)。接着她保护着九郎躲进佛堂。

此时她面临的情况是:敌人数量众多,还有强大的孤影众压阵。自己身边没有可信任的人。

所以她使用幻术控制九郎buff自己,多争取一点胜算。(就九郎那个榆木脑袋,不心控肯定是不赐挂的)

这时,隐藏佛堂的大门打开了。

由于佛堂是个密室,只有自己人才会找到这里。因此无论是谁用钥匙打开了佛堂大门,那个人一定就是内鬼。

所以蝴蝶夫人见到狼时只有一句话:

(原来)是枭的儿子啊......

讽刺,无奈,伤心,失望,憎恨......各种情绪都汇集在这一句话里了。别的都不用再说了。

蝴蝶轻蔑地表示:“不过是只小狗罢了..…"

狼杀死蝴蝶后,九郎因为中了幻术,没能察觉到蝴蝶的真正用心。这导致了蝴蝶没被九郎救活,弦—郎也失去了提前获知义父背叛这个关键信息的机会。

私以为,弦一郎之所以会养成不择手段的性格,平田宅邸事件的影响不可忽视。一场普通的山贼入侵,却让苇名国连损两员开国大将,这对身为国主的弦一郎的自信心是个极大的挫败。他战后开始囚禁九郎,又一直放不下武士的面子,三年间未与九郎见上一面。如果蝴蝶夫人还活着,弦—郎可能也不会走上如此可悲可叹的异端之路吧。

只狼铁炮要塞怎么去(只狼怎样去铁炮要塞)  第11张

【完】

0

发表评论